首页 »

街区记忆 | 上海的母亲河,为啥曾被叫做“叉袋角”

2019/9/11 0:44:50

街区记忆 | 上海的母亲河,为啥曾被叫做“叉袋角”


历史上吴淞江是太湖流域最大、最主要的河流,近代以后,上海的侨民以为吴淞江是上海往返苏州的主要水道,称其为Soochow Creek,于是上海人也把它叫做“苏州河”。现在,一般把该河叫作吴淞江,其流入市区段,大概江桥以下的吴淞江俗称“苏州河”,现在出版的上海市区地图中,在这条河上是这样标注的——“吴淞江(苏州河)”。


苏州河曲折多弯,这一段形似“叉袋”而叫做“叉袋角”


明代以后,苏州河是仅次于黄浦江的流经上海的大河,其在各方面的地位和作用显而易见。近代以后,一方面苏州河承担上海到江浙各地的航运任务,川流不息的航船的大量废弃物被抛入河中,使苏州河淤塞、污染日益加重,沿河建立的大量工厂又将工厂废水直接排入江中,到上世纪三十年代,苏州河水质已达到“污水”程度。
 

早在19世纪80年代,公共租界就成立“英商自来水公司”(Shanghai Waterworks Co,Ltd),并在杨树浦建立水厂,后来法租界也在黄浦江边建立“法商上海自来水公司”,租界的水厂只向租界供水,于是,上海城自治公所总董,实业家李平书就奏请由政府出资和民间集资方式建立自己的自来水公司,并在今长寿路桥侧的“叉袋角”相近的苏州河畔建立水厂,因厂所在处属闸北,该公司就叫“闸北水电公司”,由此可见,20世纪初,苏州河的水质还不错,但该厂投产后,苏州河水质每况愈下,往往只能在涨潮时抽水,产量明显下降。
 

据记载,1922年闸北川公路的祥经纱厂失火,闸北水厂供水严重不足,以致一场小火酿成巨大火灾,造成大批厂房、民房被毁,近百人死亡的恶性事故。于是闸北水厂就成了“直接责任人”而遭攻击。此后,闸北水电公司决定放弃“叉袋角”侧的水厂,在江湾殷行乡剪刀桥一带另行建造水厂和电厂,并于1925年开始放水馈电。新的水厂和电厂于1937年八一三和1950年“二六轰炸”中被炸,1953年实行公司合营,此后水厂业务归杨浦水厂,该自来水厂就停产了;而闸北电厂继续生产,这也就是上海闸北电厂并不在闸北的原因。


叉袋角阜丰面粉八厂


苏州河曲折多弯,仅从北新泾至长寿路桥一段不长的河道上就有十八个湾,这段河道大部分属普陀区境内,沪谚有“龙华十八弯,湾湾见龙华”之说,我们可以仿之曰“普陀十八弯,湾湾在普陀”。
 

上海地名用词习惯,当河流发生急弯时,凹进的一侧河岸处称“湾”,而凸出的地方,形成的夹角相对平缓,其犹如兽类的嘴,这种地形往往被叫作“嘴”,如所谓的陆家嘴、周家嘴、南汇嘴是也,而形成的夹角尖锐如动物的角,这个地方往往会被叫做“角”。苏州河流经“造币厂桥”(即江宁路桥,以桥北堍有原“中央造币厂”,即今上海造币厂而得名),有几个连续的急弯,形成W形。


上海是江南水乡,一马平川,以前,除了一些农户在自家宅院种植竹子外,几乎不出产竹子,更没有毛竹,所以,与江南许多地方不一样,农家很少使用竹子编制的筐,多使用一种用麻编织的大口袋,这种口袋开口处设计成两个“襻”与现在使用的“马甲袋”很像,将收割的庄稼,如毛豆、山芋之类装入袋中,将口袋上的“襻”,打结,将扁担插入后就可挑担运输,这两个“襻”犹如“叉”,这种口袋叫作“叉袋”,以其多为麻制品,故又叫作“麻叉袋”,虽然,后来这种“叉袋”被机器编织的麻袋替代,但上海人仍习惯把大的袋子叫作“叉袋”,我童年时,许多人仍把家用的一种买米用的粮食袋(上海人也称“面粉袋”,是一种可装25斤面粉的专用口袋)叫作“叉袋”或“麻叉袋”。毫无疑问,这个“叉袋角”就是苏州河曲弯而形成的“角”形似“叉袋”而得名。


孙景西先生长期任叉袋角阜丰面粉厂经理


约1896年,安徽籍富绅孙多森、孙多鑫昆仲在“叉袋角”创办阜丰面粉厂,是中国第一家机器制粉厂,不久,无锡荣家也在相邻处创办福新面粉厂,这两个厂后来合并为“阜丰福新面粉厂”,即今上海面粉厂前身,如今,上海面粉厂已迁他处,这里还保留有当年阜丰厂的办公楼,已被公布为上海工业遗产而得到保护,工厂旧址也改为莫干山路创意园区,有许多家艺术品作坊和商店开设在这里,是一不错的休闲处。

 


栏目主编:栾吟之

作者简介:上海市规划委员会咨询委员会委员,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地名学会副理事长,黄浦区规划土地委员会专家委员,上海市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等。

题图来源:新华社

内文图来源:书香上海

图片编辑:项建英